返回首页 倾听民意 为民发声 开化民智

我要投稿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学沙龙 > 列表

王继华:清明节悼念父亲

2020-04-12 20:11:36 www.www.yinminw.com 来源:彩票平台代理 有0人发表了看法
[导读]  65岁以后,才感觉到自己的父亲何止是做过一些可圈可点的事简直是一个伟大的人物。今天和小时候的邻居皇明太阳能的董事长黄鸣聊天儿,他说王伯伯当年是泰山压顶不弯腰的聊城第一硬...
  作者:王继华   稿源:彩票平台代理   编辑:时小川
  40岁以前,想父亲几乎都想不出有多少优点。
  50岁以后感觉到父亲还有些事情做得还可以。
  60岁以后,感觉到父亲很多事情做的都还可以。
  65岁以后,才感觉到自己的父亲何止是做过一些可圈可点的事简直是一个伟大的人物。今天和小时候的邻居皇明太阳能的董事长黄鸣聊天儿,他说王伯伯当年是泰山压顶不弯腰的聊城第一硬汉,是我一辈子学习的榜样。现在想来的确如此。
  小时候老感觉他对你的教育就是一种虐待。来到聊城我刚9岁。吃水都要到我们后边有一个甜水井去挑。但是那个井深,井口又大很不安全,可父亲却逼着我去挑水,奶奶说这么大点的孩子要掉了井里怎么办?他说:我侦查过了南面儿水利局里边儿有一个井,井口很小。掉不下去,并且还有一个水车可以把水摇出来。我担不动那个大水桶,父亲就给我买了一个小一倍的小桶,让我前边儿担着一个小桶。后面挑着一个烧水的铁壶。他跟在傍边,就像一个监工。街上的好多人都看笑话,说让这么小的孩子挑水,这大人太狠心了。我眼睛里含着泪,但是没办法,父亲非逼你干。不过我到12岁的时候就能挑动成人挑水用的大桶的水了。15岁时四,五米深的水井,我三下就可以把满满一桶水提上来,练就了一身肌肉,挑水不用手扶,俨然一个老手,i经常引来了一片的赞许的眼光。
  三年级,让我去割草卖给邻居喂驴,得了几毛钱,让我买了一只毛笔,让我练习小楷,我说都不用这玩意儿了。他说听我的包管有用。今天的书法功底也是老爹逼的。还真有点成就感。
  上五年级的时候我从南顺河小学考到东关小学,东关小学和我父亲工作的单位一墙之隔,跳过墙就是他单位。我和奶奶说,我中午不回家吃饭了,到父亲那儿去吃饭。头一天下课后,我兴冲冲的去了父亲的单位。但是我父亲没让我吃饭,他说在这儿伙房的饭是给公家人吃的,我在这里当个领导,不能让别人说我多吃多占。你还是应该回家吃饭去吧。我狡辩说:自己买饭票,谁管?他说这不是给家属吃饭的地方,回家去吃吧。把我推了出来,多少年以后,我始终拿这个说事儿,父亲也不辩解,只是笑笑。
  1970年父亲被打成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开除回原籍了。我当年16岁骑着自行车9个小时,因为不知道路,终于摸到了我的老家河北省大名县王庄村。看到父亲的时候,他正在场里干活,晒的黝黑但精神状态非常好,没有一点颓废。但是我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句,我分配好的工作,因为你被人家给开除了。父亲说那好,那你就干临时工吧。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和日本鬼子打游击,命都不知道放在哪儿,你现在和平环境,干个临时工,安安生生有饭吃也就不错了,你看看你的表兄弟,都在农村,不是也生活的很好吗?你要是不愿干临时工就跟我回家来种地吧。无语!
  我参加工作了。为工作的事困扰,天天休息不好。但是父亲每次见到我都鼓励我说:困难来了不要怕,要有一种敢于胜利的信心,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人活一天就要斗争一天,才能斗出一片新天地。遇事要解决主要矛盾,主要矛盾解决了以后,其他矛盾就迎刃而解了。奶奶在旁边说就不要给孩子天天吹冲锋号了,你看看看把他累成什么样子了。我不以为然。自以为是,反其道而行之,却事倍功半。
  等我有了儿子,想我一定不能像我父亲那样对孩子,我一定不能虐待孩子。父亲就看到说:你看你把那孩子惯成什么样了。有一次带着儿子去父亲家。狂风大雨。但是我有急事要回自己家,所以就把自己的褂子脱下来披在儿子的身上,冒雨走了,我是故意的,就是想让父亲看看我是怎样爱儿子的。
  多少年过去!父亲也已经去世10年了。现在想起来,正是因为父亲对于我们的严格要求,,正是有父亲所谓的虐待,这种家教。我们兄妹才有了今天,才稍微做出了一点成绩。今天想起来父亲何止是做过一些好事。他简直就是一个伟大的人物。不但自己,十几岁就参加革命,自强自立。干出了一番事业。而且在养育子女方面,也是一个心理学家,教育家。
  现在和父亲比起来,可以说一无是处,怀念父亲!愿您在天堂安好!愿您在天堂看到这篇文章,原谅不孝的儿子自以为是时常不听您的教诲。

更多

热门关键词:聊城 昌润 王继华 父亲

相关新闻:
·妥协  (2018-07-18)
·雨中行  (2018-07-10)
·奎叔  (2018-07-09)
·配玥匙  (2018-07-07)
·偶见《醉翁亭》  (2018-07-05)
·包包子  (2018-07-03)

  凡本网注明“来源:彩票平台代理”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和彩票平台代理共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彩票平台代理”。纸媒使用稿子,须告知本网站,由本网站提供作者联系方式,由纸媒支付稿酬。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彩票平台代理)”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彩票平台代理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方式:电话: E-mail: QQ:
  彩票平台代理暂未实行稿件付费制。所有投稿的作者,本网均视为充分理解并接受此项声明。